第五百零七章 情非得已-青竹lin
<output class="maey"></output>
<dl class="maey"><output class="maey"><font id="dujs"><meter class="maey"></meter></font></output></dl><output class="maey"><dl class="maey"><output class="maey"><font id="dujs"><meter class="maey"></meter></font></output></dl></output><dl class="maey"><output class="maey"><font id="dujs"><meter class="maey"></meter></font></output></dl>

小说大全 > 惊!她能穿梭时空 > 第五百零七章 情非得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百零七章 情非得已

        林婉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陆守约狠狠地扳过了身,毫无准备地被吻住,冰冷的唇在她的唇上蹂躏,带着一股酒气和怒气。
       他那样用力地箍着林婉婉,痛吻着她的香唇,仿佛要把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
       林婉婉头脑一片空白,唇齿之间全是陆守约霸道强横的男性气息,双手抵在陆守约胸前无法反应,猝不及防地陷入这意乱情迷之中。
       片刻后,她神智稍回,刚要挣扎,却忽然尝到咸咸的泪水。
       他……他哭了?
       万般滋味尽在唇齿,林婉婉力气顿失,竟然反抗不了。
       就在她感觉自己都要呼吸不过来时,陆守约的唇终于离开了她的唇,只是仍然紧紧抱着她,漆黑的眼眸中倒映着林婉婉的影子。
       “对不起!”
       这是林婉婉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一个成熟男人在自己面前掉眼泪。
       陆守约一把抱紧了她,狼狈地把头埋在了她的脖颈之间,声音带着颤音道:“对不起,婉婉,我受不了……受不了你在我面前装傻。”
       林婉婉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明明她才是被强吻的那个,但是此情此景,怎么好像她才是那个坏人呢?!
       “我……”
       她刚要开口说话,陆守约的手忽然蒙了上来,他抬起头,眼眸中全是雾气,凄凉地道:“婉婉,我爱你!”
       既是告白,又是投降。捧着一颗真心,战战兢兢等待判决,明明知道输多赢少,仍孤注一掷。
       不最后努力一把,他会痛恨自己。
       林婉婉承受不住他深情的眼眸,移开了视线,一股酸涩的感觉堵在胸口:“对不起……”
       陆守约一声轻笑,一下子就放开了她,声音听起来极其悲哀:“是那个弹高山流水的古装男人,对不对?”
       林婉婉无法回答,她自己都不知道。
       “陆老师,你,你醉了。”
       陆守约自嘲地笑:“不,我很清醒,这么一点酒而已。我很清醒地看着自己沉沦,一败涂地,毫无办法。”
       说完这句话,陆守约忽然转身,快步下楼,楼下很快就传来了开门关门的声音。
       林婉婉脑袋缺氧地推开自己的房间门,一下子扑倒在床上,痛哭了起来,一直到哭累了睡了过去。
       天亮时,林婉婉才被闹钟叫醒。
       在现代待了一天一夜,大唐也就是过去了六个小时而已,若现在回大唐,还是凌晨时分。
       从昨天下午算起睡了足有十多个小时的林婉婉,哪还有心情回大唐继续睡,当然是选择留在现代学习了。
       走进卧室内置卫生间洗漱时,林婉婉才从镜子里看到双眼红肿的自己。
       “怎么会这样?”
       林婉婉哀叹了一声,洗完脸,从洗漱台的下方抽屉里抽出一片花王蒸汽眼罩,重新躺回床上戴上。
       她也不知道这眼罩对于消水肿有没有效果,反正聊胜于无吧。
       昨夜发泄了一通情绪,今天的她,已经平静许多。
       只是此刻躺在床上回忆昨天的那个吻,不由轻轻抚上了自己的唇。
       初吻就这么没了。
       但是好像也并不怨恨,只是有种怅然若失之感。
       昨天陆守约问她是不是因为萧翀,林婉婉扪心自问,是因为萧翀才拒绝的他吗?
       她不知道,无法回答。
       萧翀啊,俊美无涛、智计过人的萧翀啊,也是大唐顶级门阀萧氏嫡子啊!
       萧翀自然是极好的,跟他相处很轻松,很快乐。可是,自己真的有勇气跟一个一千多年前的古人在一起吗?
       她好像也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而且萧翀的婚姻,恐怕也由不得他自己吧。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大唐世家子弟的归宿。
       林婉婉叹了口气,并不想改变现状,还是不婚最简单了。
       只要想象一下嫁给萧翀,然后婆婆要求她留在萧家伺候公婆,再替萧翀安排个小妾去外地赴任,就可怕得不行了。
       表妹可以永远是表妹,妻子却不一定永远是妻子。
       更进一步未必是海阔天空,也许会是万劫不复。
       她不想彼此最后变得面目可憎。
       “哎呀!烦死了!”林婉婉坐起身,一把拉下蒸汽眼罩,忽然又有一点怨恨陆守约。
       为什么忽然把她拉进痴男怨女的漩涡中,她明明昨天以前根本对萧翀也没有什么想法的。
       是,她是挺喜欢与对方相处,每次他过来蹭饭,她嘴上吐槽,内心欢喜,可这就是爱吗?
       她不确定,至少她是没有飞蛾扑火的勇气的。
       “男人只会影响我赚钱的速度!”林婉婉狠狠地把眼罩往床边的纸篓里一丢。然后深吸一口气,命令智能视频音箱打开窗帘,走到窗前眺望了一会儿远方。
       待混乱的脑袋渐渐清醒后,林婉婉开门走到外面的书桌前,翻出枯燥的古医书学习。
       都是古文,还得查古汉语词典慢慢研究、慢慢自学。
       一旦沉浸在学习之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就渐渐少了。
       时间过得很快,等林婉婉从学习中抽离出来,又是三个小时后,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
       林婉婉下楼随便泡了一点麦片充饥,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关窗和窗帘,打开时空门,来到了大唐。
       这时大唐的时间也已经到了寅时,正是可以早起练剑的时间了。
       听到她动静的鸿雁还困得很,林婉婉见她要起来,连忙吩咐:“你继续睡,我睡不着去练个剑,不用陪我。”
       林婉婉对于家里的奴仆向来宽厚,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本就还困得不行的鸿雁,也就糊里糊涂地继续躺倒睡了。
       在林婉婉投入得练剑之时,二楼她套房旁边的旁边的萧以熏,也开门走了出来,趴在阳台上,托着腮盯着林婉婉。
       睡眠很浅的萧以熏,无论是十六岁的她,还是长不大的那个她,都很喜欢盯着林婉婉看。
       林婉婉的身上,有让她安宁的力量。
       她也会武功,但是只会内功。
       当初练内功心法是因为宫里的医师说她先天不足,很难活到成年,所以母亲才特意请得道高僧,传授的她这套修生养息的内功心法。
       说若是她勤修苦练能达到大成的话,活个四五十岁没有问题。
       可是活那么久做什么呢?
       以前的萧以熏并不在意活多少岁,反正天天都是重复的模样,无聊透了。
       但此时此刻看着林婉婉,她忽然又有了要好好活着的动力。
       于是,她就地盘膝运转起了内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jsxtcm.com。

截至1月22日0时,2023春节档预售总票房901亿。
松江人,春节假期怎么过?用运动健身为节日“加料”吧!。
美媒:美国债务达上限被迫采取“非常措施”。
兔年春晚|舞蹈中的“五星出东方”锦护膊,国丝花了三年复原,杭州人太熟悉了。
多国领导人、国际政要向中国人民拜年,加拿大总理大秀普通话和粤语。
女子洗浴中心赤裸泡澡撞见男员工,店方:天亮时检查设备,已道歉并补偿。
/剑逆仙尊/余生皆是你/臧月/予非鱼/惊!大佬她算命又被截胡啦/不不情啊。
/有女吴生/鸠黎/傻傻爱上你/晴天蝶梦/《夫为夫纲》/心内有魔。
/[童话]别的小公举已经有对象了/汨罗江里一尾鱼/我的学姐会魔法/荣小荣陈小平校长、刘云结副校长、教务处主任、教研室主任以及各课题组全体成员参加了会议。
以三个年级为基础,组建起人文课程、人文课堂、综合素质评价、学生发展指导、人文德育、人文管理、人文文化、校园安全八个联动中心,通过加强扁平化管理,实现了教研和管理方面的资源共享、优势互补、整体推进,管理效能和教育教学质量得到大幅度提升。
李惠利先生就是我心中的英雄。
  一年一度的“七里山塘”杯中小学生乒乓球比赛今年又再次打响。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